根雕艺术:从民间艺术到殿堂文化
发表时间:2019-07-02 作者:杭州新闻网

坐莲菩提 二00九年郑宝根

在人类文明的漫长发展进程中,我们的祖先不仅创造了物质文明,也从来不曾缺失捕捉与发现美的眼睛,并不断在本能、劳动和巫术中探索美,促进了人类艺术的诞生。包括原始社会早期的生产工具、武器、骨制器具和中后期的彩陶、雕塑、壁画、装饰品等,构成了原始造型艺术的主要内容。植物根茎比起兽骨、石块相对易得,磨制方便,成为人类制作工具的首选之一,根雕也逐渐由人类的生产工具、狩猎武器,经历史沉淀成为工艺品,从民间走向殿堂。

在劳动和生活中发现根木之美

原始造型艺术的产生与农业经济的确立息息相关,劳动工具成了人类早期的造型成果。除了耕种,聪明的祖先发现了根木的其他用途,火的使用也让祖先们看到了根木的可爱之处:人类开始吃熟食,树枝、树根可谓烧烤食物良品,人们对树木的情谊更为难舍难分。根木,成为祖先最先接触、利用的对象,集耕种、狩猎、防身、吃食于一体,“一木多用” 。虽然根雕产生的具体时间还没有确切考证,但考古发现,早在六七千年前人类已学会雕刻木像,并用树根和竹根制作饰品。

原始根雕造型,经历了从一开始质朴、简单,没有任何花纹修饰,到人工造型的过程。当时语言和文字尚未产生,早期人类便用各种符号在崖壁、陶器等媒介进行交流,这种实用性和审美性相互交融,最终促成了根雕艺术的产生。1977年,在浙江余姚河姆渡发现新石器时代遗址,出土了两块画有盆栽万年青图案的陶器残片及牙雕、木雕等。“万年青”图案的绘制,说明了新石器时代人类已经将从线条中获取灵感,用于根雕创作中。而就现代而言,复古潮流的时兴,原始味道的造型元素,同样是很多艺术家追捧的艺术风格。

伴随技艺的不断提高,人类更加注重审美功能,开始灵活运用线条的曲直变化。后随时间推移又运用了空间、疏密、繁简、强弱、色彩等对比手法来凸显美。在滇西北高原丽江纳西族的东巴文化中,有大规模露天祭坛与木雕群,数量以百计,高度均在四米以上。这个祭天的神坛上雕造手法更是令人惊叹不已,简洁自然,粗犷概括,无拘无束,鬼斧神工之间散发着原始艺术淳朴和无穷的生命力。虽然图腾神柱的造型是1000年前的文明产物,但彼时纳西族人仍处于原始社会。

以上足以证明:根木雕刻作为民间艺术的一大门类,产生于最原始、古朴的劳动和生活中,是艺术和审美生发的源头。

从自然崇拜、巫术通神到“天人合一”

早在原始造型艺术中,已经有自然崇拜、巫术通灵的影子。根雕艺术也不例外,从产生的那刻起就伴随着人类朴素的自然崇拜和祈愿的功利性,这在全世界范围内人类早期文明艺术的产生过程中都有所体现。今天仍存在的非洲木雕,不管是雕像还是面具,在新生命的降生、婚嫁和死亡等重大仪式中仍在利用。在非洲,人们认为只要佩戴上面具,便有了神灵的力量,这是他们与大地、太阳和月亮等自然力量进行交流的媒介。

在我国,根类艺术的产生也是源于人们祈愿平安长寿、丰收和子孙多福的精神诉求。上世纪80年代,我国考古工作者相继在湖北荆州地区和荆门市十里铺镇包山二号墓,挖掘发现了根雕艺术作品“辟邪”和“角形器” 。据国家文物部门考证,他们都产生于距今约2300年左右的战国时期。“辟邪”为一虎头、龙身、兔尾、四足的怪兽,四足雕有蛇、雀、蛙、蝉等图案。“角形器”更为精致,色乌,呈两只盘结的小螭形状,并略雕有螭头及腹部纹理。两件作品既有人工的雕琢技艺,又融合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值得一提的是,出土的两件文物是古人用来保护墓葬主人、辟邪免灾的神物。这说明,至少在战国时期,我国古代的根雕艺术创作已有了双重性。创作者在崇尚自然、巫术神兽的功用性基础上,创作思想领域已经开始衍生出“天人同构”的审美情趣和评判基准,通过对天然根材依形度势,局部雕刻,达到根的自然之美与人工技能融合。

我国“天人合一”的思想概念最早由庄子阐述,后由汉代思想家董仲舒发展为系统的哲学思想体系,成为中华传统政治、思想、文化的精髓。在艺术领域,“天人合一”“天人同构”的创作思想,是中国古代宇宙世界观的美学特征和原则,突出体现在曲线与圆弧的运用上。我国根雕艺术不同于西方的具象雕塑之处便在于此,抽象、隐喻,线条和圆得到充分运用,使我国的根雕艺术卓尔不群于世界艺术之林,讲求“神似”“七分天然,三分人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