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是不是另一个柏林?
发表时间:2019-07-13 作者:杭州新闻网

不太了解情况的人可能会说,艺术家本来不就应该是这样的吗?但实际上,很多艺术家正过着一边给画廊打工、一边跟房东打架的生活。为什么杭州的艺术家能更逍遥一些呢?展览末期,我们跟程然和其他生活在杭州的艺术家聊了聊,发现可以这样总结一下:这里艺术创作者多,而消费艺术家的因素少;创作者们与北京、上海这样的艺术暴风中心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进退自如。同时,这里少有标准化的艺术机构兴风作浪,致使地下独立空间暗潮汹涌,艺术家们可以自己当家作主。再加上这里生活成本低,还笼罩在西湖的美景之中,可以说是得天独厚了。

我们跟程然详细聊了聊杭州的艺术场景。为什么我们觉得你应该了解一下呢?因为艺术家的活动会影响一个城市的文化气氛,而除了北京和上海,我们太需要新的文化艺术中心了。

杭州是不是另一个柏林?

“后南宋王朝”展览现场图,图片由金杜艺术中心提供

创想计划: 能先说说《后南宋王朝》这次展览的想法是怎么产生的吗?

程然:首先,杭州其实是个非常活跃的城市。这里也有中国美术学院,也有许多的艺术家在这里生活。跟北京上海这相比,这里的画廊、美术馆等艺术机构较少,但却也不缺少有意思的活动、自我组织的展览。像老百姓画廊,想象力学实验室等,它们始终在以“局外人”的方式保持着独立和实验性。

受此启发,在我自己做了十几年艺术家,做了几十个个展、几百个群展之后,我开始想从零开始,从艺术家变为组织者。去年开始,我创建了一个位于杭州的独立艺术机构“马丁·戈雅生意”(Martin Goya Business),从这里诞生了这次杭州艺术家群展的初步想法。

杭州是不是另一个柏林?

“后南宋王朝”展览现场图,图片由金杜艺术中心提供

《后南宋王朝》这个展览也许可以呈现一些杭州艺术家的工作状态,其实有点像洛杉矶艺术家群体《Made in LA》(美国洛杉矶地区艺术家双年展)。这次的展览阐释是一首由艺术家大绵改编自吴文英《莺啼序》的 240 字宋词,描写未来世纪的杭州,宋词想象了 1000 年后,外星人来到杭州,西湖水飞天等等情节,特别不现实,是对城市未来可能性的影射。更有趣的是,我作为一个内蒙古人来策划这个以“南宋”为题的展览。(南宋是被元所灭的。)

在一次展览中容纳这么多艺术家各不相同的创作挺不容易的。能说说布展上面的思路吗?

《后南宋王朝》这次展览,想呈现的不是传统美术馆的“白盒子”的美感。我们想呈现一种整体面貌。布展上,绘画在一起,录像在一起。中国古代有一种创作手段叫“锦灰堆”,起源于元明时期,兴盛于清代。据说元代画家钱选有一次喝完酒,用酒桌上的残渣碎片重新拼贴,形成一种艺术形态,这很现代。我们借鉴了这种形式,想看看不同的东西、废弃物能不能产生新的价值。另外我们把作品组合在一起,呈现作品之间的连贯性。比如录像作品组成了一个影像塔,屏幕有高有低,作品中有的关于天空,有的关于大地,这样整体形成一个关于世界的描述。

杭州是不是另一个柏林?

“后南宋王朝”展览现场图,图片由金杜艺术中心提供

***

你觉得杭州这个城市本身有哪些独特的地方?

我第一年在杭州赶上雷峰塔重建,金光闪闪,开幕的时候电梯缓缓上行,两侧还有古筝琵琶美女演奏,“西湖歌舞几时休” 就是我对杭州的第一印象,很魔幻,又很现实。

杭州它比较独立,不像北京,它同时还是一个政治中心,而上海更加国际化、市场化,因此在它的艺术场景中也就有一些市场因素在起作用。杭州没有一个所谓“艺术区”这样的概念,艺术家工作室分散在各个小区之中,跟普通生活的邻居在一起,这也意味着艺术家不用过于操心艺术区的拆迁。这可能是很多艺术家会选择在杭州生活的原因。

再说到杭州历史,就要提到这次展览的名字“后南宋王朝”。杭州当时叫临安,是南宋都城,而南宋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时代,政治上不太强大,但文化高度发展,那时候的君主也不在意政治,一天到晚组织文人雅集,交流书画。那其实是一个很嘻哈的年代,人们不怎么追求现实的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