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老街巷 有故事有生活
发表时间:2019-07-12 作者:杭州新闻网

  从杭州历史文化街区到福州古建,从“一声鼓乐越千年”的广东粤剧到乡土气息浓郁的海南八音,面对传统与现代的交织,这些历史悠久的文化遗产持续焕发新的活力,在文明传承和根脉延续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本版今起推出“解码·赓续文脉”系列报道,探索各地文化遗产保护的新方法,讲述古今交融的新故事。

  白墙黛瓦的房,青石铺就的路,河上依次排开的3座桥,随处取景,便捕捉到“河边寻烟柳,小巷访画桥”的水乡韵致。桥头几家“店小乾坤大”的手工艺店铺,河埠头丝瓜架下摇着蒲扇的老人,里弄石库门内飘出饭香的人家,沿着河岸展开一段市井风情。

  如果不是走进垂柳掩映的街巷深处特意探寻,很容易错过这处隐于杭州市中心、紧邻着东河的五柳巷历史文化街区。这里因宋代曾有御园五柳园而得名。

  在杭州,像五柳巷这样“生活着”的历史文化街区,共有26处,其中有21处位于西湖、大运河周边以及南宋皇城遗址范围内。

  文化遗产保护、城市有机更新和民生改善的融合发展、互为促进,是杭州历史文化街区保护利用的理念与实践。

  有机更新,不能胡乱拆旧建新

  像杭州这样“处处有历史,步步有文化”的历史文化名城,同时也是市场化程度高的经济先发地区,保护文化遗存、延续城市文脉、弘扬历史文化该走什么路子,颇费思量。

  城市面貌需要“推陈出新”,但绝不能胡乱拆旧建新。有机更新是贯穿杭州近年城市发展的理念,力求让悠久文明的精髓融入现代生活,保护好那些不可再生的历史文化资源。

  《杭州市历史文化街区和历史建筑保护办法》从2005年开始实施,2013年上升为保护条例,并相继推出一系列配套管理措施。

  “南宋御街”中山中路,成为“没有围墙的杭州建筑历史博物馆”,以中山路为轴形成的杭州历史街区群,延续传统文脉、承载城市记忆;大运河边,拱宸桥西、小河直街、大兜路等特色街巷,遍布运河文化遗存和乡愁符号;西子湖畔,北山路、南山路这些“有故事”“有风景”的历史街道,呈现传统与现代交织的城市风貌和丰富肌理。

  “保老城、建新城”的思路统一了,杭州还在全国率先建立“保护优先、应保尽保”及“排查前置”等机制。对城市开发建设项目逐一摸排,一旦发现具有保护价值的历史建筑,先予保护,再行论证。构建历史建筑综合价值评估体系,也让保护更有针对性、更为有效。这样,避免了历史建筑、历史文化街区在城市建设进程中大面积消亡。

  整治和改造并不一定都需要推倒重来的大动作,更注重激发活力、化茧成蝶的“微更新”。像地处杭州核心位置的上城区,今年开始实行“微更新”综合整治3年行动,尽可能不大动干戈地为老旧住宅小区“美容”。

  活态保护,不是一动也不能动

  保护,并不是一动也不能动。

  五柳巷街区的历史可追溯到南宋时期,是杭州城内留存不多、坊巷格局保存较为完好的民居群落,也是典型的城市老旧居住区。改造前,五柳巷一带房屋破旧、设施落后,一些老房子已被鉴定为危房。两层的小楼,往往挤住着数十户居民,各家各户几乎都没有单独的厨房、卫生间。这些既是居民生活的不便,也是历史文化遗存保护中的缺陷和隐患,都得动。

  怎么动?先在住户数量上做减法。2010年,五柳巷历史文化街区改造启动,当时街区内共有住户1176户。按照“鼓励外迁,允许自保”的办法,部分愿意异地改善居住条件的居民迁了出去,3年后保护改造完成,有500余户原住民则搬回这里。

  做完减法再做加法。按老房子的不同情况,一幢一策,分别保护、改善、整饬。在恢复民居历史风貌的基础上,居民家的厨卫齐全了,街巷内新铺了石板道,新增了绿化、路灯,污水管、强弱电、网络等基础设施也全面改造。四维里、三昧庵巷等历史建筑群和特色巷弄,传统风貌恢复重现,周边环境也更协调。

  在经营业态引进上则精心做好选择题。在挖掘五柳巷历史文化底蕴的基础上,合理规划业态定位。依托民居建筑的格局,在东河东侧引进了多家“上住下店”“前店后坊”的非遗类、手工艺类工作坊,还引入了三慎泰、天禄堂、俞同春等老字号名医馆。目前,这里的巷弄已集聚了51家文创企业和单位。

  老房子、原住民、旧风貌、新价值,共同构成了“生活着”“呼吸吐纳着”的历史文化街区,构成一种活态保护的方式。

  留住历史,不让城市千城一面

  一座城市,应该有自己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城市“失忆”就会千城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