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轩2019春拍现当代艺术:觉醒的盗火者
发表时间:2019-10-10 作者:杭州新闻网

  北京诚轩拍卖2019年春拍现当代艺术二十世纪早期板块,囊括林风眠、关良、倪贻德、方君璧、常玉、周碧初、吕斯百、胡善馀、唐蕴玉、黄显之、秦宣夫、沙耆等,蔚为大观。

  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西学东渐成为中国近代历史进程的重要现象,一代志识人士破出国门,取法西方先进科学技术和新思想,“师夷长技以自强”。美术作为文化转型发展的一个侧面,自也不能例外,从1887年第一位学习西画的留学生李铁夫到达纽约起,直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半个多世纪里,众多美术人才在西学东渐的潮流中踏上求学之旅。

诚轩2019春拍现当代艺术:觉醒的盗火者

  1933年春徐悲鸿在巴黎举办“中国近代绘画展览”,旅法的部分艺术家在黄显之家聚会欢迎。(前排左起:徐悲鸿,张悟真,马霁玉,郑可,唐一禾;中排左起:黄显之,秦宣夫,刘曲樵,唐亮,胡善馀,曾竹韶,吕斯百,常书鸿;后排左起:谢投八,杨炎,周轻鼎,周圭,王临乙)

  当时,留学目的地大致可分为两个方向:一是直接到欧洲或美国,特别是西方美术中心法国,求取原汁原味“真经”;另一则采曲线道路,赴近邻日本,学习经消化改造后的间接经验。留学生归国后大多汇集于“东方巴黎”上海,分庭抗礼亦相互促进,共同推动中国艺术现代主义萌芽。

Lot.732 关良(1900-1986) 春(卑尔根风景)

Lot.732 关良(1900-1986) 春(卑尔根风景)

  Lot.732 关良(1900-1986) 春(卑尔根风景)

  1957年 木板油画 24×33cm。

  出版:《关良画册》,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1982年5月,第31页

  《关良百年纪念展》,大未来画廊,台北,2000年4月,第22页

  《二十世纪中国西画文献:关良》,文化艺术出版社,北京,2009年12月,第147页

  《一代宗师·艺坛巨匠/ 纪念关良诞辰110周年:关良油画作品精选》,四川美术出版社,成都,2010年10月,第87页

  《关良:海派百年代表画家系列作品集》,上海书画出版社,2013年7月,第58页

  《二十世纪中国美术大家·高妙传神:关良绘画艺术研究》,广西美术出版社,桂林,2015年4月,第185页

  《诚轩拍卖十周年精品图录》,北京诚轩拍卖有限公司,北京,2015年,第8页

  展览:“关良百年纪念展”,2000年4月19日至5月14日,大未来画廊,台北

  “关良个展”,2004年3月6日至25日,大未来画廊,台北

  “绝代风华·杭州艺专”,2010年3月6日至28日,大未来· 耿画廊,台北

  东渡日本

  由于交通和路途等地缘优势,加上明治维新的显著效果和甲午战争中方战败的刺激,早期赴日留学者逐年增加,至1905、1906年左右达到高峰,自费留日人数在八千人以上,其中不乏研习美术者,东京美术学校和川端绘画学校是求学者的主要目标。这批留日艺术家包括(以下括号内为留学起止年份):李叔同(1905-1910)、陈抱一(1913-1921)、汪亚尘(1916-1921)、关良(1917-1922)、丁衍庸(1921-1925)、倪贻德(1927-1928)等。彼时正值日本引入西方现代主义艺术之际,留学生得以直接或间接接触西方艺术,打开“艺术之眼”。归国后,留日艺术家又聚集洋画中心上海,通过筹办院校(上海图画美术院等)、组建艺术团体(天马会等),为西洋绘画的推进作了开拓性工作。另外,西方现代艺术很多概念,是日本学者翻译成汉字后再传入中国,如“美术”“雕塑”“印象主义”“野兽主义”等重要术语,留日艺术家在现代艺术理论推介过程中起到重要作用,因此,日本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都被视为“中国现代绘画的推手”。

Lot.733  倪贻德(1902-1969)   风景、芍药(双面画)

Lot.733 倪贻德(1902-1969) 风景、芍药(双面画)

  Lot.733 倪贻德(1902-1969) 风景、芍药(双面画)

  1940年 布面油画 42×49cm。(正面)45×37cm。(背面)

  来源:直接征集自画家家属 

Lot.733 芍药(背面)

Lot.733 芍药(背面)

  远赴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