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文化”官员与情人下属的“腐败之旅”
发表时间:2020-10-17 作者:杭州新闻网

杭州“文化”官员与情人下属的“腐败之旅”

2009年02月19日 11:26:06

2009年2月10日晚,牛年元宵节,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吴山广场流光溢彩,喜气洋洋,一年一度的元宵灯会吸引着四方的看客。此时此刻,操办过多年元宵灯会的杭州市上城区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原局长张玉山和他手下的四员大将却都无缘欣赏这良辰美景,他们在各自服刑的监狱里空对明月,暗自叹息……

1.张玉山:高雅的“文人”

人生从来就没有后悔药。张玉山曾多次对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家待业的儿子说。但是,他却真希望有后悔药可以救自己。

今年55岁的张玉山一直以“文人”自居。当兵时,他就因好舞文弄墨而受到部队领导赏识,先后任宣传股长、干部科长、政治部副主任(正团职)、杭州市上城区人武部政委、区委常委。2000年9月,张玉山转业到了地方,又与文化结缘,被任命为杭州市上城区文化局局长、党组书记。2002年1月起文化局与体育局合并,张玉山又任上城区文体局局长、党组书记。2005年文体局改名为文化广播电视新闻出版局,张玉山仍是“一把手”。

不过,张玉山还是钟情于文化,他自称精通易经、会占卦,更爱好书画、古玩之类,觉得那些东西很雅,在部队里就开始收藏。转业当上了文化局长后,张玉山给自己算了一卦:不但有财运,还有桃花运。对此卦,张玉山很满意。

没想到,上任不久的张玉山就发现文化局其实很穷,下面的不少事业单位职工等着要吃饭。于是,张玉山大胆进行文化体制改革,整合区文化馆、电影院等单位,一举获得了成功,得到文化部的肯定,中央电视台还专门就此宣传过张玉山的改革经验。

很快,张玉山的“桃花运”来了。在区文化馆调研和改革过程中,文化馆经营服务部一个名叫刘晓英的女人引起了张玉山的关注。谈起文化馆的改革思路,刘晓英头头是道,张玉山觉得这女人有头脑,顿生好感。还有一点,已经离婚8年的刘晓英长得比自己的妻子要漂亮,而且,张玉山相信能干的刘晓英肯定会给自己带来财运。

2001年3月,经张玉山提议,刘晓英任区文化馆副馆长。当年“五一”长假的一天,张玉山借谈工作之名来到刘晓英家中,与她发生了性关系,从此两人正式确立了情人关系,成为一对“腐败黄金搭档”,由此踏上了“腐败之旅”。

不久,“张刘组合”就上演了第一场“好戏”。2002年初,上城区文化局与体育局合并为文体局。当时文体局下属的文化活动中心将一处营业房出租给王某,租期为五年,年租金为18万元。王某将该营业房又转租给一家餐饮公司。为避免转租产生的税收,2002年4月,张玉山、刘晓英以文化活动中心的名义重新和这家餐饮公司签订了租房合同,约定年租金为18万元,其中5万元以“赞助费”的名义支付。随后,餐饮公司支付房租79.5万元,刘晓英在收到租金后,只转交给局里54.9万元,将其余的24.6万元截留,自己拿进20.6万元,与张玉山共同贪污4万元。

2002年4月19日,浙江某房地产公司以会议场租费的名义支付给上城区文化馆经营服务部20万元的赞助款。刘晓英、张玉山将其中5万元提现后瓜分。其余的15万元公款,为满足张玉山收藏字画的私欲,在刘晓英的帮助下,用于邀请辖区内中国美术学院的画家挥毫作画,所有字画都被两人占有。20万元的“赞助费”就这样轻而易举被“张刘组合”侵吞。

当然,最让张玉山得意的是,他和刘晓英联手一次性索得某房地产公司老总王某的200万元“奖励费”。2002年4月,由该房地产公司和上城区文体局联建的上城区体育商城加顶工程准备开建。为了方便,张玉山把不懂基建的刘晓英调到工程指挥部,任副总指挥,他自己任总指挥。王某多次表示谁能够办出加顶审批手续要给予奖励,刘晓英使出浑身解数不到一个月就办出该项目的所有加顶审批手续。于是,张玉山、刘晓英找上门去要求王某马上兑现奖励的承诺。无奈,王某只得兑现。为逃避法律制裁,他提出以借为名给张、刘两人200万元。经过一番运作,2002年9月,张玉山和刘晓英通过上城区文化馆经营服务部的账号,将200万元“奖励费”套现,各得100万元现金。

张玉山拿到这100万元现金,倒是不敢一下子就拿去买字画。但是,当刘晓英告诉他,自己有一个侄女刚到邮政储蓄所上班,单位分配给她有一定的储蓄业务指标,要他拿10万元帮她超额完成业务指标时,张玉山二话没说,就把10万元现金交给刘晓英办理储蓄业务。当天下午,刘晓英把五年的定期储蓄存折给了张玉山,密码是刘晓英设置的,他也没有问过。后来刘晓英案立案后,张玉山到邮政储蓄所取钱,因不知密码,钱都取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