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流千里 文脉常新(解码·大运河文化带·杭州故
发表时间:2019-07-03 作者:杭州新闻网

  大运河穿行在火热的生活之中,也伴生着绵延的文化记忆

  奔流千里 文脉常新(解码·大运河文化带·杭州故事)

  本报记者 江 南

  大运河是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是流动的文化,要统筹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今年2月,《大运河文化保护传承利用规划纲要》印发。

  运河贯南北,文脉承古今。由京杭大运河、隋唐大运河、浙东运河三部分构成的大运河,绵延近3200公里,流淌2500多年,串起数十城。今年正值大运河申遗成功5周年,本版推出“解码·大运河文化带”系列报道,从杭州拱宸桥头出发,过绍兴、访苏州、抵北京,探寻沿线城市保护、传承、利用大运河文化的经验故事,讲述水乡之畔你我的生活点滴。

  ——编 者

  6月中旬,两名从欧洲来中国杭州旅游的年轻人,凭着一张意大利报纸上的三孔石拱桥照片,一路寻觅至标有“京杭大运河南端”的石碑跟前,一睹千年运河上这座古老拱宸桥的风采。

  立夏之初,一个“传统工艺工作站”在位于杭州市拱墅区的中国京杭大运河博物馆揭牌,在这里将举办非遗集市、传习体验等活动,成为运河边又一处“文化会客厅”。

  数十年如一日,住在大运河畔的杭州画家吴理人,用细腻笔触描摹水乡风情:刚画好的《运河南端民俗图志》,满是老手艺、老行当的老味道;采撷运河杭州段风光绘制的百米长卷,最近也将完成。

  一个个镜头、一幅幅画面,定格了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大运河文化的杭州故事。

  还河于民,在开发保护中焕发新生

  杭州,是京杭大运河的南起点,也是浙东运河的起点。体验感知运河文化,位于杭州拱墅区、大运河南端的拱宸桥提供了一种适宜的观察视角。

  “船由沪来,先经拱宸,过省城,乃达江干,深入内地。”如《清季外交史料》中所言,1908年以前,拱宸桥是经运河北上沪、苏、宁、津、京等地的必经之路,也是自北入杭的要隘。

  “运河水乡处处河,东西南北步步桥”。一座古桥,见证世事繁华。杭州最早的日报《日商杭报》,创刊地是拱宸桥;明清时桥头有天仙、阳春、荣华、福仙4家茶园戏院,“伶界大王”谭鑫培来此连演数日,京剧大师盖叫天、周信芳在这年少成名;桥边聚集着邮便所、西药房、汽轮会社等当时让人开眼界的时髦场所。

  它也经历过起伏衰落。新中国成立后,运河边的拱墅区云集了炼钢、炼油、纺织、化工等重工业,杭丝联、杭一棉等都是有名的大厂。上世纪90年代以后,随着城市产业结构调整,老厂面临困顿,老工业基地亟待改造重生。

  大运河杭州段也难避蒙尘的命运。当时有统计,市区工业污水直排入运河的比例达67%,运河水质均是劣Ⅴ类标准,成了杭州的“龙须沟”。

  1997年,拱宸桥地区旧城改造启动,在城市有机更新中谋划经济转型,让产业结构调整提升和运河整治保护互为促进。2002年,运河(杭州段)综合整治和保护开发,被列入杭州新世纪城市建设十大工程,开启“还河于民”的历程。特别是中国大运河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以来的“后申遗时代”,大运河这张“世界文化名片”不断被擦亮。

  拱墅区的拱宸桥、富义仓、桥西历史街区3处世界遗产点,两处还在通航的世界遗产河段,以及香积寺塔、高家花园等23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均得以保护和修复。专家认为,这里已成为大运河古迹保存最完整、风貌最典型、景观最优美的区域之一。

  不仅有物质的载体,更有无形的记忆。蕴藏在物化形式背后的技艺、艺术、语言,独特的生活形态、思维方式,都渗入运河居民的生活脉络,凝成文化传统。像杭州半山一带,一直延续吃乌米饭、吃槐豆等立夏习俗,近年还恢复举办“立夏节”。2016年,“半山立夏习俗”作为“二十四节气”代表之一,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如今,重现传统的运河元宵灯会、运河庙会等节庆,融入现代元素的运河美食节、“新年走大运河”等文化休闲活动,都已是寻常市民生活、各地游客行程的组成部分。如拱墅区委书记朱建明所说:“要像随处都能看到公园绿地一样,随处都可以看得到文化遗产和文化元素,让乡愁、记忆进一步彰显。”

  串珠成链,构筑没有围墙的博物馆

  6月前后,拱宸桥边,老厂房、旧仓库改建而成的博物馆里,文化活动和互动体验精彩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