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对话:“杭州印”创始人张守庆
发表时间:2019-07-02 作者:杭州新闻网

  他是工科男,却热爱艺术。

  他从事地产投资数十年,是杭州一线江景地标“杭州印”的创始人。

  他是一位收藏家,钟爱欧洲艺术,十多年来致力于欧洲艺术品的收藏与传播。

  他拥有省内最具规模的欧洲艺术馆,收藏了达利、凡戴克、穆里洛等大师的画作及巴黎世博会金奖的古钟。

  他对建筑、对艺术、对房地产市场都有独到见解……

  中国网《高端访谈》特邀浙江省艺术品行业协会副会长、“杭州印”创始人张守庆,带我们读懂建筑美学,领略欧洲艺术品的独特魅力。

  中国网记者:您平时比较低调,也少有关于您的报道,能跟我们做个自我介绍吗?

  张守庆:我们现在所处的“杭州印”24楼,叫高翎艺术馆,我是杭州高翎艺术品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高翎艺术馆所在的“杭州印”是杭城著名地标,我算是创始人,“杭州印”的开发公司叫杭州国融置地有限公司,我是公司的董事,融创中国后期成为公司的重要股东。

  中国网记者:您的经历比较让人感兴趣,能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张守庆:说起来我们本来应该是同行,1981年我16岁那年考上浙江工业大学,在校期间对新闻产生浓厚兴趣,创立了浙江省第一个大学生通讯社并任社长(《人民日报》前主编郑梦熊先生为名誉社长,时任《浙江日报》总编辑)。毕业后选择留校在党委宣传部工作。1988年因为家庭变故放弃中国社科院新闻所深造机会,开始下海南经商。

1_副本.png

  中国网记者: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触收藏,接触欧洲古典艺术?

  张守庆:我小时候很喜欢钟,经常把旧钟拆了研究又装不回去,这算是一种启蒙吧。原收藏国内文物古董,但是发现这些收藏水很深,弄虚作假无底线,甚至有些鉴定专家利欲熏心乱给鉴定证书。我喜欢真实,讨厌作假,包括最初选择当记者也是想把真实的世界反映给大众。

  大概10年前机缘巧合下开始对欧洲艺术品着迷,因为欧洲的东西很直观,就像王羲之的书法,你认为好看,但是真正懂的没几个。但是欧洲艺术品如钟在做工、设计、工艺上有很高的科技在里面,本身是比较直观的,老板姓也看得懂。另发现他们很少作假,因为国外作假是触犯刑法的。再加上08年金融危机过后,原本有些虚高的欧洲艺术品价格下来了,感觉便宜了很多,收藏的“瘾头”也就上来了。

  中国网记者:您印象最深的欧洲“淘货”的故事是什么?

  张守庆:当然有很多。“淘货”实际是眼光的问题,是你对事物的认识或者你的学养是否到了那个程度,能否看懂这幅画,一个是年份,一个是手法,这幅画是谁的?巴洛克时期还是文艺复兴时期?是印象派还是近代超现实主义?至少对艺术史或者各种文明史要有初浅的了解。当然偶尔在古董市场能淘到一两件有意思东西的例子也有。

  有个故事很有趣。巴塞罗那郊外有一个约8000平米的古堡,这个建筑是在一个18世纪古堡基础上扩建,靠一对老夫妇已经建设了40个年头,还在进行中。这位老人今年已年近90岁,过去是巴塞罗那世界遗产--圣家族大教堂(始建于1882年,尚未完工)的一位祭祀人员。圣家堂的设计者叫安东尼奥·高迪(1852-1926),是一位伟大的建筑师。老人在那里耳濡目染,目睹了从设计图纸的变成现实的实施过程。

  我到了古堡以后,藏品之多之精令人震惊。他从20岁开始收藏,至今有70年。更让我佩服的是他的执着,他在古堡里专门设计了一个汽车通道,第二天我们开车去取货的时候,他已经将很重的东西整齐摆放在车道两侧。即便语言不畅,我能感受到他的热情,那种东方人对他的藏品喜欢的感动。

  中国网记者:也许他也是很惊讶的,看到东方人对欧洲艺术的热爱。

  张守庆:没错,艺术是无国界的,这应该是一种文化认同的欣喜。就像老外走进国内的古村,他们对我们古建筑流露出喜爱时,我们也是很喜悦的。

  中国网记者:能看出来您收藏艺术品,不在东西多少,在于热爱?

  张守庆:我跟有些收藏家不太一样,有的一辈子只收一幅毕加索、一幅莫迪利亚尼,放在银行保险柜。我希望收藏欧洲各时期丰富的文化,环地中海地区是人类文明的主要发源地。比如我有一幅文艺复兴时期约1550年的意大利油画,叫《猪倌的祈祷》;有一尊1711年的西班牙大型青铜雕塑,叫《安诺使尽全力》;有1903年在西班牙孔德斯大饭店的油画,也有欧洲贵族后印象画家在临终前给我创作的2016年的杰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