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中国政商关系回顾(下)
发表时间:2022-09-14 作者:杭州新闻网

2021年中国政商关系回顾(下)

企业家公开喊冤,实质上是在过往的政商纽带断裂之后企业家与地方政府之间的博弈。2021年1月,黑龙江亚布力阳光度假村董事长毛振华通过视频控诉其在亚布力遭遇“被欺负、被愚弄”的经历,引发舆论广泛关注。

六、富豪榜单不平静,企业家公开发声获回应

越短的新闻越容易让人浮想联翩,越大的富豪越是可以从细节中观察他们的内心波澜。评论这些富豪们的难点在于,你很难从他们某一刻的意气风发,预测到下一刻的风云变幻。他们中某些人的生意与生活,在过去的一年里似乎格外不宁静。

公开飙泪的除了万科集团前董事长王石、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最戏剧性的可能是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王健林2021年初踌躇满志的时候,可能根本想不到,到了2021年万达年会,他在合唱《歌唱祖国》时会老泪纵横。再比如乐视集团创始人贾跃亭,2021年年初的时候,可能也没有很多人会预料到他没到年底就会出走异国,只留下一个长长的背影和让人费解的接盘手。最意外的是某大型民营石油巨头的突发传闻,在此之前,他们娴熟地运用西方游说手段获得国际成功的传奇似乎足以写进教科书。

也有一些人在年初栽了跟头,在年中被人八卦私语,到年底时却依然人前风光。比如小电影《功守道》的男一号“马爸爸”(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比如总是能重新出现、毕业于复旦的上海某浙商代表。

为什么这些巨头们的遭遇如此不可预测地跌宕起伏?一个用不可知来解释不可知的非科学回答是:因为他们尚未被披露的历史过往。不过也有企业家选择了通过大众媒体把他们与政府的历史恩怨放到了公众面前。比如黑龙江亚布力阳光度假村董事长毛振华,比如山东皇明集团董事长黄鸣。

通过媒体喊冤是一个过去很罕见的现象,2021年之所以尤其突出,首先是因为大环境上营商环境改善成为大势所趋,企业家有了这个胆量。但吊诡的是,之所以要通过媒体发声,似乎又是因为微观层面上,受一些地方政府的懒政影响,企业家与政府官员沟通渠道不畅。企业家公开喊冤,实质上是在过往的政商纽带断裂之后企业家与地方政府之间的博弈

值得欣慰的是,这些公开喊冤都很快得到了地方政府的回应,从“回应性”这个指标上,也许我们能感受到政商关系水温的变化。

事实上,2021年也是“商帮大会之年”,包括浙商、西商(历史上对陕西和山西商人的合称)、赣商、川商、晋商、徽商、苏商都召开了各自的高规格会议。2021年粤商大会与2021年全球贵商发展大会更是以史无前例的高规格示人,不仅政治规格越来越高,而且政府资助力度也越来越大。地方政府对民间“商帮”力量的高度重视,为我们观察招商引资、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提供了新的有趣窗口。

七、房地产税开征提上日程,GDP“挤水分”铺垫新竞争标尺

十九大上,习总书记做主题报告,据说念到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的定位时,赢得了全场持续时间最长的掌声。过去至少十年时间里,房地产与地方政府组成的“地方增长联盟”是推动中国经济最为重要的政商组合,而这一切正在转变。

尽管“住房的民生属性”多大程度上能够落实仍待观察,但许多人相信中国内地住房投资最为疯狂的投资历史已经结束。对房地产开发商来说,他们必须学会在共有产权房、租购并举、特色小镇、乡村振兴甚至精准扶贫这样的话语中寻找到新的历史机遇。对官员来说,懒政只会成为鸵鸟,新的竞争标尺若隐若现,在“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成为主要矛盾的背景下,公共服务、社会建设乃至“开新局于伟大的社会革命”,都会成为地方政绩的新增长点。

总而言之,无论对商人还是官员来说,未来的一个窍门是,比学会如何“赚钱”更重要的,是学会如何“花钱”

另一方面,花钱归根到底取决于地方的财政盘子,无论盘子里的钱是来自地方、中央,还是市场、社会。地方对土地的依赖、银行对房地产信贷的依赖依然没有改变,房地产市场仍在支撑着中国经济增长,而且虽然许多项目烂尾的风险激增,但这个市场不会整体崩盘。尽管如此,政府仍需要新的财税来源。因此,房地产税开征明确提上日程,完全不让人意外;地方税收、土地、信贷、债务方面的连锁政策变化也将推动政商关系的深层重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