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长租公寓连续“爆雷” 房东租客双双被坑
发表时间:2020-09-16 作者:杭州新闻网

  8月27日,杭州长租公寓“友客”爆雷,大批租客和房东聚集在“友客”杭州总部进行维权。

  8月29日,杭州另一家长租公寓“巢客”也爆雷了,同样引发人员聚集维权。

  “友客”“巢客”出事之后,一家名为“趣居”的杭州长租公寓也出现拖欠房东房租的现象,几乎走到爆雷边缘。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杭州走访发现,事实上,从2018年开始,杭州就陆续出现多起长租公寓爆雷事件。

  杭州多家长租公寓爆雷,房东租客都蒙了

  9月3日,向“友客”租赁房屋的租客小陈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今年5月他在“友客”租下了杭州市金沙湖附近的一套小三居,供全家4口居住,每月租金4200元,租金半年一付,押金为一个月房租,共支付租金及押金29400元。

  “我从大学毕业就住在这附近工作,比较了解这里的租房价格,这里小三居的租金大多在4500元左右,所以感觉他们‘友客’提供的房源比较便宜,于是租了半年,没想到只住了3个多月就出事了,现在房东要求我搬出去,不然就停水停电,报警。”小陈说。

  8月29日,小陈赶到“友客”所在的办公楼,碰到不少和他一样的租客。

  “当时现场聚集了很多人,警察给我们做了登记,但我估计剩下3个月的租金和一个月押金很难拿回来了,可能要损失16000元。”小陈说。

  遭遇同样问题的还有住在杭州市绍兴路某小区的租客小王。

  今年8月初,小王向“巢客”租了一套小房子,月租金为1600元。

  当时“巢客”业务员告诉小王,房子的租金如果月付是每月2300元,季付每月2100元,半年付每月1900元,年付只要每月1600元,考虑到价格问题,小王选择了年付。

  “年付的话月租金只要1600元,这个价格非常划算,当时加上押金,我一共付了20800元,现在刚住满一个月,房东就要来赶我走了,他说他只拿到‘巢客’给他的一个月的租金。”小王说。

  在这次长租公寓连环爆雷事件中,房东同样也是受害者。

  9月4日,“巢客”房东周先生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他刚刚把自己位于杭州德胜的一套房产委托给了“巢客”,委托期限3年。8月29日,“巢客”工作人员明确告诉周先生,公司不会再向其支付房租,双方提前解约。

  “对方口头跟我说了解约,但我暂时也不敢把租客赶出去,因为口说无凭啊,我咨询了律师,现在准备把解约声明送到公司办公室去,回头再和租客沟通。”周先生说。

  周先生告诉记者,自己名下有多套住房,分别委托多家房产中介机构在对外出租,家庭经济情况良好,“我的状况还算好的,有的房东好几套房都委托给‘巢客’,现在房租收入全没了,特别是那些‘以租养贷’的房东,每个月要给银行交月供的,压力很大,要去借钱还贷款,现在房东要把租客赶出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很难协调的。”周先生说。

  据了解,“巢客”在杭州有较高知名度,涉及的房东、租客总量远超“友客”。目前“巢客”的房东和租客已建立10多个维权微信群,不少维权群已满员。

  涉事长租公寓的惯用操作:“高进低出”和“长收短付”

  根据浙江电视台经济生活频道报道,近期有房东前往“巢客”质问为何其以4200元的价格把房子租给公司后,公司仅以2800元的低价转租给租客?

  “你们作为一家企业,有这么多钱可以亏吗?你们不拿工资吗?”担心公司未来无力履约,房东施女士因此要求和“巢客”解除租赁合同。

  无独有偶,交了2000元租房定金,但认为房租过于便宜,希望见房东求证的租客陈女士也登门向“巢客”讨要说法。

  “房子70平方米,在振宁路地铁口附近,每月租金1800元,这个价格很便宜。”陈女士因此要求“见房东”或者查询“巢客”与房东签署的租房协议,再与“巢客”签订长期租房协议,但遭到“巢客”拒绝。

  一位多年深耕杭州市场的长租公寓从业人士李明(化名)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高进低出”“长收短付”是一些爆雷长租公寓惯用的手法。

  李明介绍,“高进低出”就是长租公寓企业以高于普遍市场价的价格向房东收房,收到房子简单布置后再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向租客出租。

  “有时房屋出租的价格甚至低于收房的价格,长租公寓企业就要自己承担其中的价差,这显然不合常理。”李明说。

  “长收短付”则是长租公寓企业会一次性向租客收取半年以上,甚至一至两年的租金,但给房东的租金则大多是每月一付。

  “高进低出”“长收短付”会给长租公寓企业累积巨大的潜在风险,但为什么涉事长租公寓还是会采用这种经营模式?